BD手机站: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! 推荐文章 | 最新文章 | 热点文章 | 软件排行 | 安卓软件 | IOS软件

关注网侠手机app

礼包、游戏、app应有尽有

  • 手机软件
  • 手软合集
  • 推荐专题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软件教程 > 应用教程 > 夏云熙傅少弦《余生难相依》灼灼:傅少弦,你把妈咪还给我(图文)

 6.jpg

过了一会儿,张若芳端上了热气腾腾的米粥,摆出了夏云喜从未见过的姿态。

“云溪,我给你煮了些粥。张若芳把粥放在夏云喜的床头柜上,若有所思地问:“你好吗?你的身体好点了吗?”

夏云喜看着她受宠若惊。

焦灼推着张若芳,“奶奶,你不是说我二叔的女朋友让你去购物吗?快点,迟到一会儿。”

张若芳好像还记得,“对,对,那我先走。云溪,你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张若芳走后,夏云喜挥手让儿子过来,用手机给他打字。

“你和奶奶之间有什么秘密?”我们能有什么秘密?这家人真大。我们能对这些人隐瞒什么?”小家伙问,却让夏云喜不知道怎么说。

夏云喜的身体疼得厉害,她都没想。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她的工作。

昨天,她甚至没有请假直接跑回来。她去旅馆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她害怕因为扣除的数额太少而失去工作。

想到这里,夏云喜的脸色变黑了。

“妈妈,你昨天吓死了。”小家伙掉进她的怀里。刚才,小大人的气势减弱,变成了一个脆弱的孩子。

夏云喜的手掌落在儿子的头上。

“妈妈会没事的,但是她倒在地上了。”他烤着嘴唇,静静地躺在夏云喜的腿上,说了很长时间,“妈妈,你不想出去工作,我会照顾你的。”

哈哈。

夏云喜的心是温暖的。

“我是认真的,妈妈。”

夏云喜依然微笑,这是她的动力和支持。

“妈妈。”

“亲爱的,妈妈头晕了,睡了一会儿。”夏云喜用手势告诉儿子。

她想好好休息一下,想办法告诉工头一句话,她不能丢了工作。

回到酒店上班前,夏云喜在楼下遇到了心情不错的张若芳。

“哎哟,你受伤了,为什么不躺在床上呢?”张若芳的热情让夏云喜很不舒服。

“快回去,免得烧焦。告诉我你的情况。母亲反而让儿子担心。你觉得舒服吗?”说,张若芳会把她推回一起。

夏云喜很固执。张若芳还想说什么?夏云喜把手机屏幕放在张若芳面前。

“你和邵少之间有什么不对我的事?”张若芳转过头说:“哦,云溪,你真的是。我还能用烧灼术做什么?他是我的孙子,你是我的女儿。这样的关系,我能隐瞒什么呢?”

夏云喜知道她不能问。她现在没时间和张若芳纠缠。她推开她,直接走出了社区。

回到酒店上班,夏云喜来不及向工头解释昨晚的情况,于是被工头叫了出来,说有人在贵宾室等她。

夏云曦的心在颤抖,这比解雇她还可怕。

她在京都默默无闻地呆了几个月,担心将来会不安静。

敲门时,男人的后背掉进了她的黑眼睛里,她站在门口,如此痴迷地看着他。

她知道有些事情是逃不掉的,她猜只有他会找到自己。

“夏小姐,好久不见了!”那人突然转过身来,眼底的微笑使他的背凉了下来。

他认出了自己!

是啊,他们曾经如此相爱,即使他们化作灰烬也会彼此认识。

好久不见。好久没见了。

见她傻愣愣地一句话也不说,傅绍贤走近,“怎么,夏小姐见老相识连基本礼貌都没有?”

夏云喜不敢直视他的眼睛。她知道他是在挖苦人。

既然傅绍贤现在能查到她的详细情况,何必费心用言语来酸她呢?

“为什么,我找不到像我这样刻薄的人,就不能相处?”

夏云喜的胸口像一团棉花堵着,呼吸不畅。

男子的强手突然落在夏云喜的肩上,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,这让男子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“这么紧张?”傅绍贤绕着她转了一圈,调侃道:“啧啧,就跟你现在一样,你光着身子躺在我床上,我觉得恶心!”

一个人的话伤了他的心。夏云喜紧握双手握拳。

她很高兴见到你。她很笨!

傅绍贤,你非得这样伤我的自尊吗?

“为什么,不相信?”傅绍贤双手抱着胸口,若有所思地看着她。他眼里没有爱,仿佛在看一个有趣的玩具。

是的,这是个玩物!

夏云喜对傅绍贤太了解了。如果有任何报复,它将被报复。

三年前,她让他成为全城的笑柄。三年后,她害怕自己会被迫死去。

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话。

那人转过身来,喝着调好的酒,背对着她说:“辞职吧。”

夏云喜咬着嘴唇不说话,却盯着他迷人的背影。

“毕竟,我们曾经有过一段时期。如果有人知道我们的事,你认为我的脸会去哪里?”

傅绍贤以为这个女人会转身看不起他。毕竟,她以前很骄傲。即使是男女朋友,傅绍贤也会在很多事情上向她妥协,因为他一开始就爱她。

她一点也不相信他。

“夏小姐不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夏云喜知道,这只是复仇的第一步,这让她失去了工作。

她失去了语言能力,很难找到工作。她低声要求这份工作。

当时没有人能理解她的处境,他们怎么能感受到她的感受?

夏云喜摇头拒绝。

“不?”傅绍贤冷笑道。

“你不觉得有用吗?”傅绍贤抓着她的下巴,逼她看着他我私下告诉你,我给你面子了。与其被赶出去,不如辞职。”

夏云喜的下巴被他捏了一下。她清楚地看到了他眼睛下面的红晕。

当这名男子的手被释放后,夏云溪迅速在手机屏幕上打了一句话,“只是为了报复?”傅绍贤一只手插在口袋里,嘴角挂着邪恶的笑容,就像一个被判死刑的地狱之王。

“好笑,你认为你值得我报复吗?”傅绍贤说,他喝了一杯酒,喝了一口。”我未婚妻不喜欢你!”

夏云喜的身体剧烈颤抖。她的心脏似乎受到了严重的挤压。她看着那个男人,连呼吸都痛。夏云喜憋到外面10点。与往常相比,她今天将提前两个小时回来。

打开昏暗的灯光。这房间真吓人。

夏云喜皱着眉头,发现一圈都没有儿子。张若芳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。

夏云喜拿出手机给张若芳打电话。没有人可以回答。她急于找到她的儿子。

昨天发生了一起车祸。夏云喜的尸体还没找到。虽然没什么大问题,但还是有些皮肤损伤。只要她努力工作,就会痛的。

目前,她并不介意自己的不适,只是想尽快找到儿子。

几个回合都没在附近找到人。夏云喜又给两个哥哥打了电话。他们的语气不好。他们不仅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,而且还受到了无缘无故的责骂。

看来张若芳和儿子不在他们两个兄弟身边。

他们这么晚怎么了?

想到这里,夏云喜急了。自从她三年后离开京都,她已经失去了与所有网络的联系,也找不到任何人通过搜索她的手机来帮助她。

而她自己的身躯已被拉伸到极限,昨日车祸的后遗症慢慢出现,夏云喜浑身冰冷,整个人都在蹒跚而行。

我不忍心找个地方坐下。在这个巨大的公园里,只有昏暗的景观灯才能为她照亮前方的道路,这样夏云喜就不会那么害怕了。

“小妹妹,一个人吗?”

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夏云喜大吃一惊,她没有时间看到前面的人,赶紧起身逃跑。

一路走出公园,夏云喜回到了家。

想想,这一次也许儿子和张若芳已经回去了。

然而,当她打开门时,房间还是和以前一样安静。

夏云喜颤抖的身体靠在墙上。她看了看时间。晚上10点20分,她通常11点回家

付绍贤能找到火种吗,他走了?

夏云喜没来得及放慢脚步,跑出了门外。

她要去找傅绍贤!

但她似乎忘记了三年前她已经不是夏云喜了。没有傅绍贤的电话号码,她不知道傅绍贤住在哪里。她唯一知道的是傅家的老房子,她不能像现在这样进去。

夏云溪确实一路朝着傅家走去。她永远不会忘记京都的两个地方,一个是夏的家,另一个是傅的家。

“你刚才去东街看演出了吗?”

“什么节目?”

“这是一个很酷的小男孩,他做各种各样的动作让人们快乐。”

“是的,是的。我刚从那里来,给了他50元的奖励。”

“哈哈,你觉得谁的孩子这么可爱?”

“谁的孩子应该如此可怜,他们应该出来嘲笑自己的年轻。““……”

夏云喜朝着傅家的方向跑去,听到议论,突然停了下来。


 

这些是您想要的吗

软件特权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软件字母导航 :   A - B - C - D - E - F - G - H - I - J - K - L - M - N - O - P - Q - R - S - T - U - V - W - X - Y - Z